鄧麗君 (Teresa Teng) – 閩南語金曲集 (1980/2016) SACD ISO

LP,磁帶初版1980年,首版CD發行1988年。

1980年代起,台灣本土化的意識逐漸覺醒,台語歌曲悍然的站上主流檯面◦ 鄧麗君不知是預見還是巧合,在「心事誰人知(沈文程)」「一支小雨傘(洪榮宏)」「心情(潘越雲)」等台語歌襲捲全台灣的前夕,推出了一張台語老歌專輯。

鄧麗君是外省第二代,在任何一段訪問中,都可以聽到她那一口極為漂亮清脆,還帶上些許外省腔調的國語,這是鄧麗君的歌曲被認為「字正腔圓」的原因之一吧!不過,在鄧麗君數以百計的唱片中,鄧麗君的台語專輯,居然還不只1981年那一張。

目前市面上普遍聽到的早期鄧麗君台語歌,都是早期在「麗風」與台灣「海山」灌錄的,曲目選擇如同鄧麗君歌曲的早期風格,幾乎是生冷不忌包羅萬象的多樣化:有地方自然歌謠「思想枝」;有童謠式的地方歌謠「天黑黑」;日據時代前後的創作歌謠「賣肉粽歌」(正確的歌名是「燒肉粽」)「秋風夜雨」「緣投囝仔」「心酸酸」「望春風」;歌仔戲哭調「三聲無奈」;還有當代的台語流行歌曲「難忘的初戀情人」「愛人呀你去叨位」(應是「難忘的愛人」的別名)、「勸世歌」(這布袋戲歌曲「醉彌勒」的另一個歌詞版本)、日本翻譯歌「苦海女神龍」(這也當時正在流行的布袋戲歌曲或用另一個歌名「心酸孤單女」) ,還有像「十一哥」「歹歹夫吃抹空」這樣的唸謠。

1981的這一張[閩南語金曲集],曲目依然大致雷同於前兩張。拿掉了與鄧麗君此階段風格明顯不符合的「勸世歌」「十一哥」等歌曲,新加入的曲目有「舊情綿綿」「雨夜花」「碎心戀」,也依循著膾炙人口經典歌曲的選擇。

鄧麗君自從進入寶麗金唱片,並進軍日本市場之後,擁有了超前於台灣製作環境的錄音與編曲優勢(這一點可以由同時期鄧麗君與國內同時期歌手的歌曲並置,輕易的比較出來),而她的歌唱技巧,也進入了相當穩定的階段。她開始將以往的招牌歌曲重新灌唱,[GREATEST HITS VOL.1]專輯回溯麗風時期歌曲(如「彩雲飛」「海韻」「千言萬語」「風從那裡來」…),[GREATEST HITS VOL.2]專輯除了寶麗金時期的精選之外,重唱了麗風時期的「風從那裡來」與宇宙時期的「四個願望」,1983年[鄧麗君15週年]專輯再接再勵地在精選之外,重唱麗風時期的「你可知道我愛誰」「留不住你的心」「心中喜歡就說愛」「愛的你呀何處尋」。

在製作環境精良的情況下,重新演唱以往的代表曲目,留下更完美的版本,1981年的這一張台語專輯,可能也是這樣思惟下的產物。

再從另一個方向觀察,1970年代末期以來,鄧麗君的演藝事業蒸蒸日上,在80年代初期,鄧麗君除了穩定推出的國語、日語專輯之外,80、81年短時間內中,在不同的地區接連推出從來未曾灌唱過的馬來語、粵語專輯,與已有十年之久未曾灌唱的台語專輯,想將「國際巨星」的聲望更上一層樓的規劃與用心,也相當的清晰可辨。

在80年代之前的台灣,台語歌與國語歌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市場,在推行國語的當時,台灣政府有許多對台語的設限 (如規定每一天電視台只能播放兩首台語歌的法規)。在這種時空背景之下,其實歌星要「紅」也形成一個耐人尋味的盲點:國語雖然是當時政治正確的語言,不過,台語卻是大部份台灣民眾所日常使用的語言,仍然擁有廣大的市場。

與鄧麗君同時期或更早的,母語為台語的主流歌手(如鳳飛飛、余天、陳芬蘭…),自然而然都是以國與與台語雙聲帶分別出擊(輯),通吃兩個語言的市場。在80年代末期之後,台灣本土意識抬頭,台語歌曲的設限,許多國語主流歌手也順勢主攻台歌語曲,創造了個人演唱事業又一春的更是所在多有(如尤雅「等無人」、蕭孋珠「說天說地無路用」、鳳飛飛「想要彈同調」… )。特別的是,一些母語非台語的主流歌手,也在台語歌抬頭的年代,搖「聲」一變,灌唱台語專輯,創下市場創佳績(如李翌君的「苦海女神龍」、蔡琴的「回到未來(思慕的人)」、蘇芮「花若離枝」…)。

[閩南語金曲集]中的歌曲,就歌曲的年代來說,「六月茉莉」「三聲無奈」最古。「六月茉莉」根據考證,旋律來自福建濱海地區,明末清初隨著大批移民來到台灣,經由本土作詞家許丙丁的填詞,傳唱成道地的台灣民謠。純樸活潑的曲風,是鄧麗君從童星時期以來的拿手歌路,信手捻來揮灑自如。

「三聲無奈」改編自地方自然民謠「台東調」,曲調還被唱進傳統台灣歌仔戲中,曲調中的轉音相當繁複。鄧麗君好像只有在演唱這一類傳統曲調歌曲時,才有機會展現九彎十八拐的綿密轉音功力,像是「郊道」(黃梅調電影「血手印」歌曲,不過曲調來自京戲「高撥子」)「晚風花香」(也是一傳統古調,手邊資料一下查不到,同樣的曲調改編的歌曲還有李麗華的「孟姜女」,台灣歌仔戲中也有此一曲調)。比起「郊道」的颯爽、「晚風花香」的嫻雅,台語歌「三聲無奈」有著荼靡開盡的幽怨纏綿,不光是戲曲式的轉音(台灣人的說法是「哭調仔」),就連歌曲的類型也是鄧麗君極少詮釋的。

「望春風」(1933)與「雨夜花」(1934)是台灣日治時代的歌曲,都是有「台灣歌謠之父」之稱的作曲家鄧雨賢的大作。鄧雨賢的傳世四大經典作品「四月望雨(四季紅、月夜愁、望春風、雨夜花)」,鄧麗君在這張專輯中就唱了兩首。有研究者將「望春風」列為台灣歌謠的榜首歌曲,歷史地位可見一斑。以傳統五聲音階創作的「望春風」,正是鄧麗君最拿手的小調歌路,歌詞作者李臨秋曾表示創作「望春風」的動機來自中國古典小說「西廂記」中的詩句「隔牆花影動,疑是玉人來」,少女情懷款款唱來,雅致、生動。
 
對照「望春風」的騷動少女情懷,「雨夜花」是以離枝墜地來描述女性不幸遭遇,鄧麗君的詮釋相當委婉內斂,已經是後期技巧內化的「內心戲式」表現方式了,與優美非凡的旋律相得益彰。

「心酸酸」(1936)也是日治時代的歌曲,也是如泣如訴的歌曲。歌詞七字一句,四句為一段,頗有古風,與「望春風」「雨夜花」一樣都是台語流行歌曲最早期的經典名作。

「燒肉粽」(1949)是一首有時代意義的歌。1949年正是政治動蕩社會離亂的一年。作者張邱東松以「出業頭路無半項」「物件一日一日貴」等小市民語言,道出當年失業率嚴重、通貨澎脹物價上漲之苦。除了關心民生疾苦的胸懷,在特別的年代,歌曲作者這樣貼進社會現況的創作,當然還要有驚人的勇氣!

「安平追想曲」(1951)的題材非常特別,描述台灣早期異國情鴛的故事(台灣在鄭成功時期之前,是荷蘭統治時期),敘述性歌詞,是一個完整的故事。鄧麗君在歌曲當中,有一段難得一見(聽)的,力道十足、蕩氣迴腸的拉長音,充份表現歌曲中的戲劇性張力。在蔡振南主持的台灣歌謠節目[台灣南歌]中,[安平追想曲]的原主唱曾推崇過鄧麗君的版本。

「祖母的話」歌曲本身雖然不像「雨夜花」「望春風」一樣人人朗朗上口,但也代表著台灣歌謠中一個重要的「唸歌」類型。內容是什麼呢? 長輩以第一人稱傳授後輩媳婦之道!還是很難想像鄧麗君為什麼對這首戲謔小品念念不忘,不但幾度灌唱,還是1983「15週年台北演唱會」的演唱曲目。整首歌如果在今天有人將它適度改編,活脫脫就是一首Rap歌曲,急口令般的歌詞,相信就連台語歌手中,都有許多人一定唱不來,就算唱的來也不見得有鄧麗君版本中輕俏莞爾的風味:當然,這也是鄧麗君很少見的演唱類型。

「舊情綿綿」「碎心戀」都是1960年代相當重要的台語創作歌曲,不過鄧麗君演唱這兩首歌曲,歌詞都與普遍的流傳版本略有不同。「舊情綿綿」是60年代台語歌王洪一峰最重要的代表歌曲,一向被視為「男兒情歌」,鄧麗君是少數詮適的女歌手之一。「碎心戀」的作者黃敏,也是六七十念代國台語歌壇相當重要的名字,鄧麗君還唱過他的「雪中蓮」。

「難忘的愛人」是尤雅1963年童星時期的歌曲,「難忘的初戀情人」同時有國台語版本,國語版本原唱是1971年方晴。「難忘的愛人」與「難忘的初戀情人」與專輯中的其它「經典級」歌曲比較起來,是比較「當代」的情歌,歌詞白話了許多,而且旋律都是相當「鄧麗君式」的歌曲,無奈中夾雜甜美回憶的心境,娓娓唱來絲絲入扣,是屬於人與歌互相襯托相得益彰的搭配,無怪乎都是鄧麗君80年代後演唱會的常備曲目,[15週年台北演唱會]中有「難忘的愛人」,「難忘的初戀情人」在1986「與君同樂」電視歌友會,甚至到了1993年的「永遠的情人」演唱會都有演唱。

演唱台語歌謠,讓人最重要的品評點,當然是在「韻味」方面。鄧麗君的台語歌謠,唱的最好的時候,是以唱小調歌曲的深厚功力,娓娓傳遞含蓄溫潤的情感,唱出台灣歌謠中許多歌者難以表達的典雅面。

而鄧麗君擁有著國際性知名度,將台語歌謠傳播到世界各地,讓不同語言國度的歌迷也能欣賞台語歌謠之美。

僅管鄧麗君跨越過許多不同的曲風,但是在一般人的心目中,鄧麗君還是溫婉典雅的的代名詞,在鄧麗君諸多專輯中,最有完整的古典概念的兩張專輯,一張是[淡淡幽情],另外一張就是[閩南語金曲集]! [閩南語金曲集]匯集台灣30年代以來,幾十年間的台語歌謠經典,春風中捎帶著泥土的芬芳,散發著雋永之美。

內容簡介/曲目
無與倫比10款UMG/EMI中文流行80-90年代錄音名著
SACD「第六輪」強勢列陣.勢必再掀搶購熱潮

限量獨立1000張編號
採用「原母帶」製造,極致呈現
終極聲效.質高量限

01. 賣肉粽
02. 望春風
03. 三聲無奈
04. 祖母的話
05. 舊情綿綿
06. 六月茉莉
07. 安平追想曲
08. 心酸酸
09. 難忘的愛人
10. 碎心戀
11. 難忘初戀情人
12. 雨夜花

Download:

mqs.link_TeresaTangSACDIS.part1.rar
mqs.link_TeresaTangSACDIS.part2.r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