詹森淮 (Senhuai) – 我想再唱起歌 (2016) [FLAC 24bit/48kHz]

世界那麼暗,卻暗得星光燦爛
我想再唱起歌,你呢

這張名為【我想再唱起歌】的專輯,收錄的11首歌來自於詹森淮三、四年間不同時期的創作,也記錄著她這段時間的生活。
森淮說:「唱歌是我療癒自己的方式,同時也是一種學習認識自己的方式。」她總是藉由創作來封存某一個時刻的心得和感想,或試著找到一種新的觀點和可能性。很多時候這些作品也給了她勇氣。像「都走到了這」,是一首想把自己拉回當下、專注當下,想要繼續成長、自我鼓勵的一首歌。而她最近很關注的自我認同的議題,她也把它寫成了「我想再唱起歌」。「我想再唱起歌」就像是一個懷疑自己、但是最後決定相信自己的過程,這也是她想藉由這張專輯表達的:每個人都可能質疑自己、否定自己,努力摸索著想要尋找自己的價值,但是其實我們也都有能力越過那些外在或內在的雜音,發出最純粹原始的聲音,再唱起歌。

她在專輯正式發行前的【我想再唱起歌】的巡迴演出前寫下:
「我們是天上的星星,卻用各自的方式崩壞,成為黯淡墜落的石頭,
褪去了光,孤立於無邊無際的黑暗中。
然後忘記了,曾幾何時,是如此充滿力量可以戳破夢魘。」

每一顆星星,單獨掛在夜空中,散發的光芒看起來都渺小微弱有如隨時會消失;但如果將成千成萬的星星放在同一片夜空中,即使彼此相距光年,即使彼此無法取暖,也會因為自己在這一片黑暗中並不孤獨而生出繼續閃耀的勇氣吧。

在音樂路上森淮曾經困頓猶疑,但是這一次、再一次,她想要用音樂唱出她眼中的故事心裡的想法,在這一片黑夜中的燦爛星光下,她說:我想再唱起歌。那你呢?

【我想再唱起歌】專輯歌曲介紹

我想再唱起歌
每個人都可能質疑自己、否定自己,努力摸索著想要尋找自己的價值,但是其實我們也都有能力越過那些外在或內在的雜音,發出最純粹原始的聲音,再唱起歌。「我想再唱起歌」是這張專輯中非常特別的一首歌,由先知瑪莉的主唱兼吉他手巴思亮編曲,他以明亮的音色、跳躍感十足的編曲風格,襯托森淮輕巧靈動的演唱,這首歌洋溢著明快歡樂的氣氛,在整張專輯中,就像一個讓人心情愉快的微笑般難以忽視。

都走到了這
生命有太多艱難,這些艱難銳利地磨礪著我們,在我們身上留下痕跡。走過了一個又一個關卡後,我們總是要再往前,不需要頻頻回頭。過去不論是美好還是悲傷、只要珍藏封存在心裡就好。
這首「都走到了這」,以規律反覆的吉他彈奏,帶出貼和歌詞的流動的行進感,編曲上層次堆疊分明,由收而放,跟著溫暖的聲音,讓我們對未知的遠方,能夠勇敢地渴望。

電影
貼合歌詞描繪出的戲劇氛圍,這首歌的編曲也以類似劇場式的概念來呈現,隨著人物的登場、相遇、碰撞,編曲人陳建騏以鬱鬱的鋼琴、大提琴音色,填上歌曲中對白的空缺,引導聽歌的人進入這個各自想像的愛情故事中,同時以貫穿整首歌、中性反覆的shaker音色,帶出一段愛情關係中既貼近又疏離的觀影者角度。

喝了酒的歌
「我是喝了酒的歌 / 你是喝了酒的人」。這首「喝了酒的歌」以迷離的編曲氛圍和低喃耳語似的吟唱,陪伴著你在那個既歡鬧也孤獨的世界漂浮著。

一朵玫瑰
「一朵玫瑰」就像是一首敘事短詩,以人物、對話、情節,在短短的篇幅中,說了一個關於相遇的故事。
這首歌選擇以極簡的編曲、one take錄製的方式,讓鋼琴與吉他純粹地對話,來呈現這段還沒有寫下結局的相遇。

適應不良的蟲
我們總有某個時期會覺得和這世界格格不入,置身在人海之中,卻覺得自己是一滴融不進的油,一腳已經踩在邊緣搖搖欲墜。這首歌把適應不良的症狀歸咎於枕頭裡的一隻蟲,這隻蟲導致我們精神渙散,不知自己身在何處。而最好改變這種不適應症的方法,就是先看見、然後接受這種不適應症,讓改變自然地發生。
歌曲極具巧思地以變奏的方式來呈現這首歌中幾個不同的階段,讓這首歌在不同的層次堆疊下,也營造出一種畫面感十足的生動氛圍。

分心
這首「分心」描述一種自己既分裂同時又想專一完整的反覆循環。超寫實畫面的抽象描寫,讓人好奇想拆解其中的意象符碼;而節奏分明、線條跳躍的編曲風格,將整首歌營造出一種嘉年華會式的熱鬧,在這場嘉年華會裡,眼睛眉心鼻子嘴巴兔子狐狸烏雲和雨一個一個登場,奔跑追逐,為這首歌帶來了無限的想像空間。

自己說
與生俱來,我們都有想要被認同的本能需求,無論是在虛擬世界中尋找關注,或是更直接的當面讚美及鼓勵,我們群居,需索著自己的位置及歸屬,在消沉的時候,一句肯定的話把我們拉出谷底;在想要感覺被愛的時候,只想聽見「我愛你」。情真意摯,口說有憑,需要聽見。我們表白我們告解我們相愛我們感謝,語言強化了情感的濃度,語言讓我們相信。
「對不起,請原諒我,謝謝你,我愛你」,用這些字詞蘊含的包容與慈悲,扭轉際遇的動線,改變自己的心境。

他總是在那個路口
這是一首關於「等待」的歌。我們生活中偶爾會遇見這樣的人,在時間之流中似乎是停滯了,任人間煙火在身旁綻放,他只專注朝著等待的方向看。有時是等待一個期待的事情,有時是等待一個預期會出現的人,他在等待中忘記了自身,遺落了面目。「等待」有沒有結果?有沒有意義呢?誰都沒有答案。
每個人各自有自己的人生風景要經過,誰也不能為誰定義。這首歌的歌詞以中性、沒有評論的角度來描述,而編曲上卻以一把憂悒的木吉他為整首歌塗上了一點哀傷的顏色,鳥嚮往泅泳,魚等待上岸,彷彿有些等待,在過程中,也遺失了自己。

叛逆
「叛逆」這首歌描寫著在越高壓的規範之下,有些人越想衝撞,他們挑戰、質疑,急於打破一切的理所當然,用嘶吼發出尖銳的聲音,想要得到一點認真的對待。
這首歌的編曲是整張專輯中最暴烈的,森淮的演唱柔軟中帶有強悍,她音色中細膩卻強韌的特質在這首歌中發揮得淋漓盡致,既溫柔引導,同時也帶著你恣意宣洩。


關於夢和清醒,誰真的能那麼清楚分辨?很多時候,我們會突然在一個瞬間裡感到一種奇異的超現實。就好像你在睡覺做夢時,在夢中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做夢。也像有的時候,我們感受到的生活。彷彿我們的現實是在夢裡面,彷彿我們的夢其實很真實。夢中夢中夢。也許所有關於「夢」的分享,只能感受,無從解釋。
就像歌詞中描寫的,白雲從藍天飄過,它來了又走,會出現也會消失,我們的生命也是這樣,不管是身邊的人也好、自己的存在也好,現實夢境交錯,我們能做的,就是順著時間之河,繼續走。

曲目:
1 我想再唱起歌
2 自己說
3 都走到了這
4 叛逆
5 分心
6 壹朵玫瑰
7 他總是在那個路口
8 適應不良的蟲
9 電影
10 喝了酒的歌
11 夢

Download:

cpop.top_Senhuai2448.rar